全站搜索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中校友 > 杰出校友 >

郭晓林:文学和我们不应隐没青春

时间:2012-04-18 23:16来源:民中 作者:郭晓林 点击:

 

民中“溪源文学社”成立合影
                                           民中“溪源文学社”成立合影

  ——祝贺母校贵州省民族中学“溪源文学社”成立

  看到班主任周必江老师的空间里“溪源”文学社成立的照片,一瞬间我又被拉回到十一年前那个充满了青春和梦幻的高中时代,那个属于我的“追梦”瞬间。

  那是2001年的春天,我们在母校成立了“追梦文学社”,但随着高三学习的繁忙,我渐渐淡出了滋养了我的组织,文学创作也就基本上间断了。从重庆到上海,有文学园地转入哲学园地,我一直没有停止自己追梦的脚步,但却离文学越来越远。当看到母校有这么多的文学青年在兰老师、周老师等领导、老师的关心与帮助下又拉起了文学的大旗时,我真希望自己晚生十年,能置身其中,成为“溪源”的一员。但这个梦想失去可能了,流年如水,光阴不返。

  回首这十一年来自己和文学若即若离的关系,是文学使我的青春不隐没。

  或许,从语言逻辑和事实判断的角度来看,青春本身及其存在是不会隐没的事实,但我想说的是,在我的青春和文学的关系上,我现在要彻底地抛开逻辑和事实判断,回到至情至性的对文学的依恋中来。

  有人曾经说过,在没有宗教的国度里,文学就是圣经。这句话的意义和价值我是感同身受的。

  我的童年在农村度过,每天与大山小溪为伴,与牛群小鸟为伍,在没有电视、没有网游的时代里,我的欢乐不亚于现在的少年,这些欢乐来自于父亲给我的几本《民间文学》和一本《千家诗》,以及从同学那里借来的武侠小说,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我的感性和忧郁、我的兴趣和性情得到了塑造。现在我的书箱里还有一本《唐诗鉴赏辞典》,那可是我用自己崭新的校服和一个同学换的。后来开始迷恋鲁迅,开始喜欢散文诗,开始把及其有限的零花钱节约下来买书。我现在都记得我妈妈经常给我说:“现在没什么钱,你别全部用来买书了,只买当紧的(当然指和学习成绩相关的),先填饱肚子读好书,以后有钱了再买。书是买不完的。”但是我还是坚持买,我最喜欢买《散文诗》、《散文》、《杂文》。因为我住在老师家里,他订阅了《小说月报》、《诗刊》等刊物,所以,我不用买都能看了。另外,老师家里不算多的藏书也给我的阅读创造了条件,八九十年代的《作品与争鸣》让我不仅读了文学作品,还开始接触了文学评论。后来我在文学系不怎么上课也能在专业知识方面不输给其他同学,就得益于自己在高中打下的基础。

  更为关键的是,我从文学里读到的不是知识和故事,而是思想。任何文学作品如果只是华丽的辞藻和复杂的结构和情节,都不能使作品经久不衰,文学作品的艺术魅力还在于思想。所以,文学作品的思想是滋养我们的关键养分。也正是这种养分才能使我们在阅读中获得对自我意识的自觉,获得对人性、历史、社会的深刻认识。

  其实,很多文学爱好者是拒斥思想的,这是很多文学爱好者的共性。因为情节、语言的华丽总是能吸引人一些,但是,情节和语言,乃至作品的结构,都必须是为言说思想服务的。也正是因为文学作品有思想,我们看到,在历史的长河中,每一次思想的演进,都有文学的在场。中国的春秋战国和古希腊的雅典,被雅斯贝尔斯称作人类的轴心时代,这个时代中西方的文学都是比较繁荣的。中国的汉代、南北朝、唐宋也都是文学的高峰,这也是中国儒释道思想碰撞的时期;西方也如此,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伴随着的都有文学的大发展。这就说明一个问题,因为文学借助语言和形式在言说思想,也因此在历史的每个重要转折时期,文学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顶峰。

  最能给我们直观感受的是中国的现代文学,从鲁迅那里我们可以看到他的使命感和历史感,他总是用自己的文学表达他对人性、历史和社会的反思和批判,也因此才铸就了鲁迅在世界文学殿堂中的重要地位。于此相应,存在主义哲学大家萨特也是因为其思想厚度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如果去看历届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我们会发现,每一个文学家都不仅仅是华丽的语言的建筑师,更是深邃的思想者。

  所以,文学内涵的思想在塑造我们的信仰、锻造锻造我们的人性、为我们的心灵去蔽、为我们的思想点灯。也因此,沉浸在文学中的青春才不会隐没在没有意义的生命历程里,才不会隐没在纷繁复杂的欲望里,才不会隐没在没有由来的无聊里,才不会隐没在碌碌无为和卑贱里。当我们把文学作品当做圣经,我们不是为了寻找宗教救赎,而是为了寻找心灵依托和信仰维度的时候,我们的灵魂自然就高贵了,这与我们的吃穿住行没有关系;当我们把文学创作当做理想,我们不是为了标榜自己的与众不同,而是为了让自己的思想不在遮蔽中沉睡的时候,我们才获得了自省、自觉和尊严与自足,这与我们的知识多少与地位高低没有关联。我历来不是很赞同曹丕把文学提高到“经国之大业”的高度,但是文学绝对是自我和民族的心灵史的写照,这是没有问题的。因此,无论是爱好文学还是创造、研究文学,如果自己的心灵没有参与,自己的灵魂并不在场,那么,文学自然不会走进你的心灵,文学的美和魅力在你的那里是转瞬即逝的,不能达到永恒。

  愿我的爱文学的校友们,都能让自己的灵魂和心灵与文学完美交融,让自己的青春高扬着生命和尊严的风帆,在自我成长和自我觉醒的道路上,超越现实对人性的异化,用文学所承载的思想和美的无限来超越生命的有限,做一个青春勃发但灵魂不堕的人。

  注:看到母校又成立了文学社,非常高兴、幸福和兴奋,写此小文以记之,以和学弟学妹们共勉。

  2012年4月18日 郭晓林于复旦文科图书馆
(责任编辑:admin)
后台管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会员中心
中国贵州 石阡民族中学 网络中心 黔ICP备11002111号
邮箱:sqmzzx@163.com 学校电话:0856—7627004 地址:贵州省石阡汤山镇万安村 邮编:555100
技术支持:北京看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