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中校友 > 杰出校友 >

郭晓林:诗歌与成功学

时间:2013-11-25 14:04来源:石阡民中 作者:郭晓林 点击:

     在打发枯燥的间隙,浏览了树弦贤弟的空间,读了他和子晨编的90后诗歌展,虽然数量不多,且都是家乡少年之作,但是我却非常感动。作为一个诗歌的爱好者,我还远远称不上死忠。从小学开始喜欢读点古诗,也背过一本《千家诗》中的数篇,现在已忘记得差不多了。而记载了我自十四五岁年纪开始的诗歌创作的那个小小的笔记本,也不知遗落在岁月的哪个角落。

     大概是2000年的春天,我和张建国去同学杨涛家玩,杨同学撑船渡我们过河的场景让我感动,于是写了一首小诗《撑船少年》,后来发表在《铜仁日报》,当时内心非常激动,觉得自己的文学路一下子变得敞亮起来。班主任钟昌福先生还在班上给了我最大的鼓励,说只要我能继续写出好的诗歌来,到时候他说动校方帮我出版诗集。十三年过去了,我愧对老师的鞭策和希望,除了高中阶段发表几篇豆腐块之外,从2002年进入大学,就似乎失去了对文学梦的热烈情怀了。以至于现在,躲在小小的书斋,以写几乎除了自己和导师再没人看的所谓学术文章,以消遣这不在热乎乎的生命和理想,以对付这生活给予的种种际遇。

     回想自己从一个对文学几乎算得上狂热的青年,蜕化为今天这个状态,几乎与充斥大学校园的成功学挟裹着扑鼻的铜臭味扫荡这个时代是一个同步的过程。我没有能够亲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诗歌的“狂欢”,但是多位亲历过的老师给我描述过那些浪漫的场景,其中兰心扬老师讲述的最为生动感人和振奋。虽然我内心对此非常向往,然而摆在我面前的时代却已经不再是那个单纯得只要诗歌就可以度过寂寞青春时光的过往了。我和很多同学一样,积极地投身到适应社会变革的潮流中。在各种学生组织、社团中搞活动,学习着去拉赞助、谈判,去做家教、倒卖各种生活学习用品、去各类兼职机构求职锻炼。诗歌,变成了被遗忘的美好,因为成功学已经转移了我的热情。

     我还记得,当时学生会以请到那些创业成功者、所谓的营销专家等来做热情洋溢的演讲为荣,我也亲自去请了一个所谓的职业生涯规划专家来做了系列活动。而我参与的与诗歌有关的活动,大概就是“鹿鸣”文学社纪念海子去世时候在图书馆后面孔子像旁边组织的小小的诗歌朗诵会了。那次朗诵会,文学社社长都因为要去谈赞助未能参与,我的写作老师罗鹏女士成为最大的亮点,因为她是八十年诗歌盛宴的亲历者、参与者,她也是鼓励我、指导我写作的良师。

     大概在大学三年级,我似乎对成功学宣扬的那些成功的向往有所减退了,恋爱的欢喜和诗歌是有着某种内在的联络的。我重新回到学习中,也重新回到写作中,只不过,经过了成功学的洗礼,曾经希望将兴趣和安身立命结合起来的想法变得更加冷静和实际,从而选择了去学习理论研究了。

    我想,我还是稍微有些自省能力的,没有被成功学带入到完全遗弃自己的内心那种地步,起码我现在还能保持对诗歌这种近距离的喜欢,而不是远距离的想念,这是我一直以来自鸣得意的地方。事实上,心怀浪漫的人,怎么能完全拒斥曾经陪伴自己度过青葱岁月的那点廉价的艺术梦想呢!当我已经放弃了发扬诗歌那种“兴观群怨”的宏大的历史责任,转而坚守诗歌对我内心情感的那种隐秘的呵护与抒写的时候,我无疑是成功的,因为那成为我抵制自己向庸俗堕落的唯一力量。
       
   每当自己闲来无事的时候,或者是感觉寂寞无助的时候,我喜欢去自己的空间里翻翻曾经写下的那些句子,改改草草写就时留下的错别字,也沉浸在曾经那些化不开的情绪中,无论是重温旧梦还是故调重弹,在只有自己才清晰的这个隐秘的世界里,我才会被隔离出来,远离房价、远离生活现实本身,远离成功学对我的鼓动与贬斥。在这里,我才意识到自己具有宝贵的尊严。

    当然,还必须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我的大学同窗小谢,她鼓励我开一个博客,或者是一个空间,因为这是记载自己内心、寻找自我表达的最好途径了。现在看来,我的这些抒写能留下来,都是她一句话的功劳。

     在即将结束这篇自白的时候,不得不老气横秋地和树弦、子晨等师友在说上一句,我从你们的诗歌里读到了自己曾经的爱和热情,当然,还有余温尚存的梦。

                                                   ——谨以此文和母校石阡县民族中学走出来的诗人校友们共勉。

 

                                                             郭晓林 2013年11月23日 写于复旦

(责任编辑:admin)
后台管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会员中心
中国贵州 石阡民族中学 网络中心 黔ICP备11002111号
邮箱:sqmzzx@163.com 学校电话:0856—7627004 地址:贵州省石阡汤山镇万安村 邮编:555100
技术支持:北京看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